校友解析|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城市传奇,为什么说杭州的春天来了?

发布时间:2019-01-10作者:访问量:374

编者按

本文系任远校友发布于浙江日报旗下“涌金楼”微信公众号的一篇经济解读类文章,校友结合目前互联网时代发展的大势,以独特的视角分析杭州在未来城市发展战略的走向。时值年初,本网站全程转载该文,传播校友智慧,聆听校友解读,以飨读者。

  

互联网的诞生,极大地改变了人类的生活方式。在商业领域,最大的特点就是大量平台型公司的崛起并开始主导经济形态,谷歌、FacebookBAT均是典型的平台型企业;与之相对的是如迪士尼这样的内容驱动型企业。

  

  

而如果借鉴互联网时代商业组织的划分理论,城市也可以做类似的区分。香港、上海是典型的平台型城市,而深圳与杭州则是内容型或者内容创造型城市;前者是以运营和流量为导向,后者以孵化和产品为导向。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规学院唐子来教授根据功能将城市划分为门户枢纽城市和产业中心城市两个维度,诸如中国香港、新加坡等城市更侧重门户枢纽功能;而硅谷、西雅图等城市/区域更侧重产业中心功能。这一划分与平台型和内容型城市之分有异曲同工之处。

国际化,是杭州这座城市的雄心。《杭州市城市国际化促进条例》提出,要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互联网+”创新创业中心、国际会议目的地城市、国际重要的旅游休闲中心、东方文化国际交流重要城市。此前,全国还从未有一个城市,通过地方立法促进城市国际化。

站上全球舞台,在世界城市体系中,杭州如何寻找自己不可替代的位置?

  

相比打造平台杭州内容创造基因更强大

互联网时代,平台型企业赢家通吃一家独大,平台经济和平台经济学在近些年的兴起也引得不少城市也提出打造“平台型”城市的口号。

对于杭州而言,是否也要做平台城市呢?在我看来,杭州如果要在全球城市体系中找到自己不可替代的位置,更应该从企业孵化和产业中心入手,先做“内容型”城市。内容创造是杭州最具比较优势的领域,也是杭州安身立命的根本。

从历史上看,杭州一直是江南重要的丝织、粮食生产中心,并孕育出了具有鲜明地方特色的历史文化IP

新中国成立后,杭州通过打造轻工业和高新技术产业中心,发展民营经济服务于国家发展大计,并培育了一大批蜚声海内外的知名企业,连续16年蝉联入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企业数全国城市第一名,这表明杭州自身蕴含着强大的企业孵化和产业中心的基因和发展潜力。

而历史上江南地区真正具有长期全国影响的门户城市一直分布于“南京-上海”轴线(南京、扬州、上海)。杭州作为都城时间短暂且遥远,之后长期只作为浙江省会存在,加之缺乏成为全国型门户枢纽城市的地理和空间要素,作为门户城市的影响力一直局限于长三角南翼。

由此观之,相比打造平台,杭州内容创造基因独特,也更强大。

  

互联网时代内容型城市的春天来了

以信息产业为代表的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兴起,虽然造就了大量平台型公司,但从城市的角度,却是推动了内容型城市的崛起,这些城市孕育了大量平台型公司。

旧金山、西雅图、班加罗尔等缺乏成为全球门户枢纽要素的城市,依靠自生强大的企业孵化和内容产生能力,成为了新一轮国际城市竞争中的佼佼者。

如果说在传统的工商业时代,平台型城市风光无限,典型的如香港、新加坡,通过打造服务要素便利流动的平台,成为全球城市网络体系的关键枢纽节点,将平台城市的概念做到了极致。那么在新时代的全球城市竞争中,由于互联网极大拉平了信息鸿沟,使得门户枢纽的作用较过去弱化,善于孵化和培育内容的城市迎来了发展的春天。

事实上,“世界城市”理论的提出者、国际规划界泰斗约翰·弗里德曼(John Friedmann)在其对于世界城市的阐释中,也最为强调一个城市的本土企业在全球企业网络中的中心作用。

仅仅是全球资源配置中的“码头”并不能支持一个城市永立卓越城市的巅峰,当好全球要素和资源的“源头”,才能让城市拥有更强大的、可持续的竞争力。

实际上,香港、新加坡两城重平台、轻内容的发展模式,在新一轮的城市竞合格局中已经体现出其短板,其资源生产和配置能力落后于资源集聚能力使得它们难以在当今的全球城市等级格局中更进一步,挑战纽约、伦敦的地位。

而纽约、伦敦之所以能在世界城市格局中处于至高无上的地位,正是因为它们不仅仅是平台型的门户枢纽,历次工业革命的洗礼、历史上产业中心的定位让它们自带内容型城市的基因,可以一直源源不断向世界输出具有影响力的要素、企业和文化内容。

从国内来看,京沪两大城市均兼具门户枢纽和产业中心的功能,但北京的中心城市属性显著大于门户城市属性,上海的门户城市属性显著大于中心城市属性。

上海在全球城市排名中的地位曾长期领先北京,但最近几年,北京已基本在所有全球权威的城市排行榜(英国GaWC城市分级排名、美国科尔尼全球城市指数、日本森纪念基金会的全球城市实力指数等)中位于上海之前。

  

区域竞合中“扬长”比“补短”重要

从区域竞合的格局来看,内容型城市也是杭州在目前阶段最优定位。

从全球范围内看,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在一个相对有限的地理空间内,出现两个或以上全球性枢纽城市。

以长三角为例,集“四个中心”定位于一身的上海,无疑是这一地区无可争议的国际门户枢纽。杭州的集聚功能远远逊于上海,若想在枢纽功能上与上海竞争,无疑不具优势,长三角狭小的空间也无法支持两个大型枢纽城市的存在。

但与此同时,杭州具有强大的内容孵化与生产能力,在国内甚至国际竞争中发挥的更多是“发源地”而非“受力点”的角色,在现阶段的城市竞合中,更应去“扬长”而非一味“补短”。

与此类似的例子是深圳,在本世纪初的一段时间内,深圳的城市战略也一度聚焦于平台型城市的打造,依托港口、交易所等要素,打造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枢纽城市。

但珠三角既已有了香港这个世界级的门户枢纽,又有广州这个传统的华南门户,深圳在门户枢纽的打造上进展相对缓慢,在聚集顶级贸易、金融、交通等要素的过程中总是落后且受制于两位邻居。

后期深圳主动转型,将更多资源投入到创新型企业的培育,大力支持企业提升竞争力,涌现出大批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企业和企业家。

深圳的城市功能也实现了从对内集聚向对外辐射的演变,并在与香港的竞合中找到了自己独特的优势和定位,成为世界城市网络中具有强大活力的明星。

杭州在未来城市发展战略中,在完善区域枢纽功能的同时,应将资源更优先集中在“内容”创造上。结合自身优势,通过培育更多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本土企业,孵化具有鲜明特色的文化IP,形成并完善自己的城市特色和品牌,占据未来世界城市竞争的制高点。

  

  

校友名片

任远,安徽大学外语学院英语系2003级本科生。现就职于阿里巴巴集团全球化事业部。上海外国语大学英语语言文学硕士,伦敦大学学院经济学硕士,英国外交部志奋领奖学金得主。曾就职于浙江省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担任首席翻译。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