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日报】张英家训的当代启示

发布时间:2018-12-27作者:访问量:10

20181219

【研究心得】

作者:江小角(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桐城派与清代书院研究负责人、安徽大学教授)


张英(1637—1708),字敦复,号学圃,安徽桐城人。家世儒业,幼谈经书,过目成诵。康熙二年(1663)中举人,六年中进士,十二年以编修充日讲起居注官。累迁侍读学士。十六年入值南书房,并赐居西安门内,开清代词臣居禁城之先河。二十八年,晋为工部尚书兼翰林院掌院学士,后调任礼部尚书。三十八年,拜文华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四十年得旨准以原官致仕。四十七年病逝,享年七十二岁。赐祭葬加等,谥文端。

张英一生以敬慎处世,将立品、读书、养身、择友奉为座右铭。他以自己官宦仕途、为人处世方面的亲身经历和切身体会,结合古圣时贤的言行事例,撰著《聪训斋语》,教训子孙如何持家、读书、立身、做人、为官。他告诫子弟要务本力田,随分知足。常常用自己生活中所见、所闻、所思、所感的些微小事,透析深刻的人生哲理和为人处世之道,言简意赅,深入浅出,器宇弘深,引人深思。

读书是增益之业。张英认为读书者不贱,读书可以增长道心,可以养性。书卷乃养心第一妙物为颐养第一事。如果闭户读书,名日美而业日成,乡里指为令器,父兄期其远大。他观察闲适无事之人,镇日不观书,则起居出入,身心无所栖泊,耳目无所安顿,势必心意颠倒,妄想生嗔。处逆境不乐,处顺境亦不乐。每每看见那些惶恐不安、手足无措的人,断定此必不读书之人。张英认为读书可以改变命运,读书让人景仰:虽至寒苦之人,但能读书为文,必使人钦敬、不敢忽视。同时,读书可以让人除去烦恼,产生快乐:凡声色货利一切嗜欲之事,好之,有乐则必有苦,惟读书与对佳山水,止有乐而无苦。他认为习字、读书的目的,都是为了能够写出好文章,而文章是荣世之业,士子晋升之具,写好文章是场屋进退的关键。张英四个儿子考取进士,其子张廷玉成为清代名臣,这与他的悉心教诲是分不开的。

勤俭是持家之宝。张英认为持家要以为宝。张英把的内容归纳为俭于饮食,可以养脾胃;俭于嗜欲,可以聚精神;俭于言语,可以养气息非;俭于交游,可以择友寡过;俭于酬酢,可以养身息劳;俭于夜坐,可以安神舒体;俭于饮酒,可以清心养德;俭于思虑,可以蠲烦去忧等八个方面。他认为世家大族更应该注意节俭:大抵风俗之坏,必始于世家大族,而后浸淫及于小民。他从自己做起,身体力行。在致仕归里之后,他仍誓不著缎不食人参。他要求家人,把一年的动支费用精心筹划,分为十二股,一月用一股,每月底总结所余,别作一封,用来应付贫寒之急,或者多作好事一两件。他对京师同僚一席之费,动逾数十金深感不安。六旬之期时,他反对家人、学生、同僚为他贺寿,与妻子商量,用设宴之资,制绵衣袴百领,以施道路饥寒之人。扶危济困、帮助他人成为张英一生重要的社会活动内容,处处体现出他无忤于人,无羡于世,无争于人,无憾于己的人生追求。

清廉是为官之本。张英认为做官要以勤政清廉为第一要务。他建议皇帝要明察秋毫,选拔那些德行良好的人担任要职,以造福黎民百姓。张英堪称清代官员的典范,不以势压人,居乡不干预政事,其亲朋故友,邻里子弟,中进士者多达数十人之众,没有谁因为他的提携而升迁。他要求仕宦子弟做到:使我为州县官,决不用官银媚上官,安知用官银之祸,不甚于上官之失欢也?同时,致力于保护廉吏,许多清正廉明的地方官员,因有他的保护和举荐,不但免遭不测之祸,而且得到皇上提拔重用。

和让是立世之基。张英对字有独到见解,他认为人生在世,以和为贵,只有家庭和睦,邻里和谐,身心和顺,社会才会安宁,人人才能安居乐业。他说:福之兴,莫不本于家室。夫福非和不致,和非积不成”“积和以敛福,所谓保艾尔后者,端在斯欤。又说:人常和悦,则心气冲而五脏安,昔人所谓养和喜神。和对人类来说非常重要,对自然界来讲同样重要。张英主张慎剪伐以养天和,可见,张英既强调人的身心和谐,也关注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张英认为做人要以谦让、益人为本。他居乡时,厚重谦和,与人相交,一言一事,考虑皆须有益于人。他晚年在龙眠山构筑双溪草堂,与乡民相处,不以宰相自居,而以一位山间老人与百姓交往。往来山中,遇到担柴人,他便主动让路,与人方便。有关张英六尺巷的故事,名传乡里,誉满海外,已经成为邻里和睦、以和为贵、以邻为伴的生动教材。

修养是常乐之源。张英认为一个有追求、有责任感的人,首先要有高尚的人格魅力、崇高的品德修养和健康的身体素质。所以,在他的一生中,非常注重修身养性。一是注重道德修养。张英认为居家则肃雍闲静,足以见信于妻孥;居乡则厚重谦和,足以取重于邻里;居身则恬淡寡营,足以不愧于衾影。二是注重文学修养。张英说:吟咏古人之篇章,或抒写性灵之所见,一字一句便可千秋,相契无言亦成妙谛。欣赏古人之文,先要知晓古人之心。他的许多诗文或抒发人生感悟、或讴歌自然风光、或叙述兄弟亲戚朋友之情,文采飞扬,令人赞不绝口。三是娱情山水。张英酷爱自然山水,酷好看山种树。晚年致仕回家,在龙眠山里构筑双溪草堂居住。认为山水花竹,无恒主人,得闲便是主人佳山胜水,茂林修竹,全恃我之性情识见取之手种一树,开一花,结一实,玩之偏爱,食之亦甘;循环玩赏,可以终老。四是主张节欲。张英认为嗜欲之心,是养生致寿的大敌:嗜欲之心,如堤之束水,其溃甚易,一溃则不可复收也。还说:多求而不得则苦,多欲而不遂则苦,不循理则行多窒碍而苦,不安命则意多怨望而苦。所以,张英强调清心养德,夜坐安神,富贵贫贱,总难称意,知足即为称意。还常常告诫人们得尺则尺,得寸则寸。毋贪多,毋贪名

总之,张英一生履历丰富,见多识广,阅人无数,又有家学渊源,深受传统文化熏陶,且国学功底深厚,了解世情民情。其对人生的深刻感悟,对大自然的亲近与热爱,对官宦仕途的独到见解,对处人、处事的谦和态度及其博大精深的思想,对子孙后代的谆谆教诲,平实易懂、小中见大、寓意深刻,震撼人、感染人、启发人、教育人,对于我们今天培养时代新人、完善个体人格、构建和谐社会具有深刻教育意义和重要传承价值。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