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文苑——安大书简

发布时间:2018-09-03作者:访问量:675

1

弄潮人回到桥头,自嘲人自嘲而聚

三江五海,五杯三盏

心稳则安,心安为大

当年离去,

辗转仍走上学与未学之途

醒而未醒之分

目击而道难存,当回炉再拾自信与他信 

当一切吹嘘变为自嘘

一只鸟,何曾满足于与天同行

与自欺为敌,心存之善,一路悻悻

四海散落,化安大从有形为无形

无形之大,永不安,初之心

从一之中所走出的,我们还而为一

一如初见,一见如故

“一如既往哦,夏花一样归来”

安,心则大。大,则安于心

2

拿出一张纸,试图写点什么

但那张白纸,突然现出无限多的字

竟然都是我日思夜想想要读到的东西

从文东楼到文西楼,

我觉得每一步都是走在字上

左八字走的字,麻雀步走的字

我走到了孔子的膝盖下面所跪着的字

战国策里正在打架的字

没有一个字可以立起

我的走,无非是把它们一一立直

而庄子曰,所有的字都是无字

所有的走也就是无走

而我所有的爱,都是无爱

我所同学过的所有同学,都是未同的学

有些惊悚。老万给我捎来晚餐

我吃掉所有的骨头,留下糖

葛道良给我一把钥匙

说可以打开所有的字

报春去练武,在武字里,他把自己炼成一

我需要一个大字,让我看清东西南北

我需要一所大学,可以让我去流浪

如果足够苍老,我的感激在于我无从感激

我把“安”读成动词,“徽”当然是名词,

稍含荣耀之意

而“大学”二字,不是名词,是动词

是叫我大大地学,

是叫人去安住所有的荣耀,而继续大大地学

我又有些惊恐

发现以前所走之路,都不是路

以前的所学,都不是学

凯恩斯跟范蠡泛舟,舟上面刻着剑

任何的水深都无法没过的剑

而那剑,刻在某座墙上,已经千年

报春试过去取下它

用日语取,晓华用高等数学取

而徐庆说,算了算了

剑它只是一个字,你读一遍

就等于是取下一次

我仍然要去取下它,仗剑走江湖

是何等的武而侠者

在文西楼,我发现一个秘密

所有的女生,从里面走出来

都变成一个“走”字,

西厢记里面的“走”,而“腰”字上面有个蜂

我仍然看见美珠,

把一个蜂走得如同千年细腰

而萍仙在水波上凌空虚步

我开始发现,所有的字都从图书馆里陆续走出来

所有的字都从图书馆里陆续走出来

千军万马哦,长长的队伍,从夏走到商

从姜子牙的钓杆走到戊戍变法

最后都走成了无字

就像眼前的这张纸,我再翻一遍

它只字未写,尺语未言

  

3

我读叔本华尼采,把感冒读进了身体

读概率论统计学,

把一天要吃3次药,读成了1的3次方

读模糊数学,

把每个数符读成一个池子和里面的青蛙叫

把西方经济学,读成了经济学西方

而哲学,则读成了

学哲人学伟人学其一生学了一生

读《资本论》,每个字的毛孔都读出了血

我读水,它起火。我读明月,它千万里

我把男生读成生男

把地大物博读成博物大地

我读那些尖叫,叫声里分出13种小声

声声包裹幼小之身

我把映山红移栽成雪

把一草一木读成一分一秒

一花一叶读成一地一海

汉字的偏旁纷纷落下,

地上的草远至天涯

我读下一个黑夜,它长出一个白天

我读出明白中的不明白

和不明白中的不明不白

隔一个字,读出春秋。

隔岸,读火。隔山读牛

书,是为忧心者准备的国

酒,是为酒中人备下的千里驹

4

先天下之忧30年,后天下之乐30年

一群毕业后还常常梦见自己考试的人

一群连情书都写不及格的人,

回来了铁肩担铁水的30年

一群老男孩,站在人去物非的草场

叉着腰,抬头望天

从排列组合中走出A,又走出B

刚刚理好的算式又走出C

A向西30年,B向东30年,C向南30年

被大家攥在手里出汗的30年

从中心往外,又从外回到中心

从空气中回到空气

从笑声中回到三次停顿

橡树酒,在酒杯中回到三次回旋

30年,天人合一还来不及

美美睡上一宿还不够

30年,只能够正确地说出上半句

30年,也只够我们画上半边脸

马健卖书:苏武牧羊

JIMMY跳舞:九宫八卦图

春林:在大蜀山拦鸽子网

胖子喝水:肚子冒烟

老万:比我们小,放下的东西

却比我们早200年

差不多了,有心栽花刚好等于无心擦边

认知崩了,顶多一点惋惜

你是括弧,我是反括弧

你是分母,我是分子,

在我之上的是母云和分云

在函数XY的变量里

演绎条条曲线的光和影

你伸出一只手,给我解除第一个括弧

第二个括弧,我自己面壁

记忆一无用处,

女生楼上写着“不念过往,不畏将来”

把一滴泪看得透彻,看到它的无穷尽

所有的学识无非只是一个容器

无法容下自身。

30年,这么大一个盆地

独练隐身术若干年,在未知中练成无知

在痛苦中练成无苦

你的手指向哪,哪滴水就会让路

你指出一片,那片水就会干涸

春风带雨,只露出它嘴唇的一半

另一半还是雨。

学,是无涯中的有涯

习,是有涯中的无涯

当我再次来到文东楼后的小树林

小麻雀觅食在大雁的投影里

当文明回到文化,当思想回到想思

当高等数学回到算术和常数

我们用母语说出了100种外语

我们自己是无法说出的第101种语言

我们能到达的,是一分钟之前的自己

30年,

多么漫长的被次方所累乘的幂

垂泪湖,它的安心在于它的荡漾

水被揉进了光和雨,还有无数的风暗与叹息

当你,具体而又不具体的

来到这里,清风在耳,明月在心

  

  

5

垂泪湖。无法折断的水

也无法还原成泪,我已成为四分之三块顽石

吾去与归,不止于高、行于平、坐于宽

此湖如有前世,我们是它的今生

此湖如有来处,我们是它的今世

从来都不是它的一滴水

我们是它的波与浪。

是它的高与低、远与近

临此湖如可垂泪,它自将清心而明目

此湖亦是飞湖,你当带走。如你迎它而来

它将落下,在你身边,杨柳依依

6

伤心桥。四周的虫鸣,突然都深陷于此

我在这,与姑娘初次牵手

那一刻,仿佛有栅栏,从四周升高

伤心桥,连着彼此、与流年

而我从未体会此在与彼岸

桥上行人,依依而过

只有我握住的三分钟,无人通行

期与盼,皆有了了断

闪电显出它短暂的裂缝

伤心桥,你是无所不在的裂缝之桥

当我从中窥见洪浪滔天

从此,水有归舟,物无归人

  

  

7

牌已在水中,建华再泼进半杯水

老万却抓走了不存在的那张

空气中出现了不存在的空气

老万把牌撒了,水溅了一地

老万10分钟没出牌,晓华去拎来一桶水

坐着的座位,开始漂移

老万终于把牌撕了,我们毕业

一幅断牌,各走天涯

我们在水一方,老万坐在山顶

面对着整个大海,

打那只不可见的牌,又回来了

大海游回一条鲸鱼

你抓住的流水

水中现出的无底之牌,在大海中翻滚

那一日,蓝天如洗

我们坐着,抓,够不着的牌

老万说我们不洗,随手抓

而不存在的牌,却还是常常出现

有词仍然是端着杯,从对面眯着来

看我们大喊,又大叫

建华仍然是站在桌上

晓华手上还是摊着,刚抓的一幅好牌

  

8

走出北大门,仿佛走出了酒瓶塞

我如梦归来,你递给我一个话筒

突然间,无语而泣

我愿把话筒塞回内心

当一个瓶塞,塞住我心中长久之江湖

无限的有限的局限

青春的青草的草青

我曾因失语,而失言

又曾因空想,而空怀一切

9

伤心桥,当你选好角度来拍它

你已站在,桥的中央

当你拍下照片,照片中的人就停下来看你

送海啸的来了,是风

喊你的来了,更大的风

真正的风,听都听不见

风是玫瑰在刺中保留的一种借口

有和无,在桥的两头互通

伤心,你说有,它就有

你说无,它本来就无

桥两端,一边是昨夜月色偏左

你自己是自己的镜子

照见若干年前和若干年后的两个你

  

  

人物名片:汪治华,1988年毕业于经济系外贸专业,诗人,出版诗集《大海的声音》和《吠》。

返回原图
/